写这篇文章就是想发个“骚”, 顺便纠正大家一直以来对“骚”和发骚的女人的偏见。 不知为何, 天下的女人痛恨散发骚情的同性, 其实这种“痛恨”是一项非理性的集体运动; 而天下的男人,不管裤子里的动物是多么地兴奋, 表面上都要和发骚情的女人分清界限。 若说女人不解“骚情”, 是因为她们害怕世俗的眼光, 不敢“骚情”。 若说男人不解“骚情”, 那是说明他们集体性地对男性在两性关系中的向来主导地位感受到了严重的危机感。 你不“骚”,我偷欢; 你“太骚”, 我怕你偷欢。“骚”得过猛, 我真的难以控制。 对“骚”的注解, 实际上是有时代特征的。 […]